二、为什么要取消个人(家庭)账户

1、不是所有医保个人账户都会取消

小编提醒大家注意,这次国家医疗保障局和财政部联合发布的《通知》针对的是城乡居民医保,并不是所有医保个人账户。

也就是说,只有城乡居民医保中的个人(家庭)账户会被取消,城镇职工医保不会受到该《通知》的影响。

2、为什么要取消个人账户

这些年来,医保个人账户结余过多,基金沉淀规模较大,直接衍生了一些突出问题,在城镇出现一类典型现象,即医保卡变成购物卡!

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制度自实行以来,滥用医保卡骗保的行为屡禁不止。据了解,在不少城镇地区,医保卡成为城镇职工在药店消费米面粮油、保健品、化妆品等日常生活用品的购物卡,其真正的价值没有很好地体现。本应该用来救命的钱,却变成了一笔闲钱,这显然与医疗保险制度设计的初衷相违背。

3、取消个人账户不等于“医保清零”

很多人担心,如果医保中的个人(家庭)账户要被取消,那自己卡里剩下的钱会不会被“清零”,就没有了?

其实,门诊统筹报销的费用本来就不属于个人(家庭)账户,更不存在年底清零一说。换句话来说就是:就算取消个人(家庭)账户,医保卡余额也不会清零,应该会把参保居民个人缴费部分和政府补贴部分资金计入统一的统筹基金账户里,不论是住院还是门诊就医,都可以按规定比例报销。

4、取消个人账户不会影响医保待遇

虽然对于少部分人来说,医保的个人(家庭账户)没有了,但是接下来就是门诊统筹待遇的开始,城乡居民也和城镇职工一样享受门诊的报销待遇了,这样看病报销会越来越方便,获报销比例也会慢慢变高。

据悉,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原县委书记王芃(正处级)涉嫌受贿一案,已由河北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保定市曲阳县原县委书记王芃被逮捕

据悉,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原县委书记王芃(正处级)涉嫌受贿一案,已由河北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经审查,河北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王芃决定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王芃简历

年08月任顺平县教委科员;

年07月任顺平县委办公室科员(其间:年7月-年9月在顺平县寨坡庄村下乡);

年09月在河北省党校理论教育干部班学习;

年07月任顺平县委办公室秘书(其间:年12月-年7月在顺平县亭北庄村挂职副书记);

年07月任顺平县委办公室副主任;

年03月任顺平县信访局党组书记、局长、县委办副主任;

年10月任保定市新市区副区长;

年04月任保定市新市区委常委、组织部长;

年05月任保定市新市区委常委、副区长(分工政府常务工作);

年08月任清苑县委副书记、县政府党组书记、副县长、代理县长;

年02月任清苑县委副书记、县政府党组书记、县长。

曾任河北省曲阳县委书记。

各位自媒体的同仁大家好,现在我们保定地区出现了一批58同镇的运营者,他们看到信息就转发,好像从来不顾及版权问题,这里我呼吁大家联合起来,对于他们这种抄袭行为拿起法律的武器,一同起诉他们的侵权行为,并让他们因此受到法律的严惩....................................................................................................................................................................................................................................................................................................................................................................................................................................................................................................................................................................................各位自媒体的同仁大家好,现在我们出现了一批58同镇的运营者,他们看到信息就转发,好像从来不顾及版权问题,这里我呼吁大家联合起来,对于他们这种抄袭行为拿起法律的武器,一同起诉他们的侵权行为,并让他们因此受

林子铭正在给全家人洗衣服,突然丈母娘刘素红把一件衣服扔在他脸上,趾高气扬地说道:“林子铭,先把我这件衣服洗了。”林子铭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对于丈母娘的越来越过分他实在忍不住了,说道:“妈,你下次让我洗衣服,能不能放在篮子里,不要扔在我脸上,好歹我也是你女婿。”可不是么,整个衣服顶在他头顶上,真的太尴尬了。丈母娘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让你洗就洗,废话那么多,信不信我下次塞你嘴里。一个废物,也敢在那唧唧歪歪,我告诉你,要是你敢洗不干净,今天就别想吃饭了!”说完还不解气,又是一巴掌拍在林子铭头上。林子铭气得浑身颤抖,丈母娘不屑地说道,“怎么滴,不服气,还想打我不成?来,往我这里打,你打一下试试。不是我瞧不起你,你要是敢碰我一下算你赢,你敢吗?你个废物!”如果可以,林子铭真的很想不顾一切地打回去,这几年来,他在楚家过得连狗都不如,每天除了干活还是干活,经常饭都吃不饱,只因他是上门女婿。而且结婚四年了,他连妻子的手都没有碰过,说是女婿,其实就是楚家的一个奴才而已。“废物就是废物,让你打都不敢打,男人活成你这样,还不如死了算了!”丈母娘恶毒地说着。林子铭低着头,握紧拳头,指甲要掐进肉里去了,他也不敢吭一声。“妈,我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把衣服扔到林子铭脸上,他也有尊严的。”聽到这话,林子铭身子一颤,抬起头来,看到了一个绝色的女子,站在门口,轻皱着眉头。这个女子是他的妻子,楚菲,一个長得国色天香的女人。他从楚菲的眼里看到了冷漠和失望。“尊严?哈哈,你问问他,他有尊严吗,他知道尊严是什么吗?”丈母娘冷笑着说道,“我倒希望他做个有尊严的男人,我们楚家就不用被人指手画脚了!但他做得到吗?!”楚菲用期待的眼神望着林子铭,发现林子铭还是无动于衷,她更加失望了。看来自己真的看错人了,林子铭只是一个废物而已,不值得任何期盼。“行了妈,收拾一下走了,爸还在楼下等我们呢。”楚菲说道。丈母娘意识到了什么,把楚菲拉到一边,压低声音地说道,“菲菲,真的没有别的方法了吗?聽说那姓王的,是个又丑又胖的老头子啊!”正在洗衣服的林子铭聽到这话,他的身体微微一颤,耳朵竖了起来。楚菲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点点头说道:“这是唯一能拯救家族的办法。”丈母娘不服气地说道:“家族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女人,楚萱,楚缘也長得很漂亮啊!凭什么要牺牲你啊,况且,你现在已经结婚了,这要是传出去了,还怎么见人!?”楚菲眼里流露出一些悲哀和自嘲,“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谁让我在家族中身份最低呢。”丈母娘回头愤恨地瞪了林子铭一眼,“当初我就不应该答应你嫁给这个废物,但凡换了一个有点用的男人,也不至于让你去做这种事情啊,哎!”楚菲也向正卖力洗衣服的林子铭望去,眼里的失望更重了,最后她无奈地叹息一声,摇摇头说道:“他不是这块料,我本来就没有指望过他。况且,爷爷还没下决定呢,没准还有转机......”“真的吗?”丈母娘眼前一亮。楚菲悲凉苦笑,“也许吧。”她们离得有点远,以爲说的话林子铭聽不见,事实上林子铭聽得一清二楚。抬起头来,眼睛里充满了血丝,内心波涛汹涌,难以平静!他多么想大声地告诉楚菲,他不是废物,他可是堂堂华城林家的二公子,身份尊贵,有权有勢。可是,他不能,他有着天大的苦衷!看到楚菲和丈母娘出门,他咬咬牙,决定跟上去。出来楼下,发现楚菲和丈母娘已经上了岳父的车离开,他只好自己开着电动车追上去。幸好现在是下班高峰期,路上车多,他骑着破烂的电动车才勉强追上。半个小时后,前面岳父的车停下来,他们三人一起走进大厦,林子铭发现,这是楚家公司的写字楼。楚家开了一家规模千万级别的服装公司,早在结婚的头一年,楚菲带他来过两次,最后一次,他无意间得罪了楚菲的堂哥,之后楚家就不允许他过来了。“你们怎么搞的,现在才到,大家都等你们半天了。”包厢内,已经坐了二十多个人,其中一个長者不满地说道。“不好意思,路上塞车,耽误了一些时间,让大家久等了。”楚菲父亲楚华雄鞠躬道歉,姿态卑微。“行了,都坐下吧,商量如何度过这次的危机。”長者摆摆手说道。楚皓站起来说道,“爷爷,我认爲既然王总说了只要我们楚家愿意派一个容貌姣好的女子陪他三天,就同意免利息借两千万给我们,三年内还清,那我们就照他的做。只要我们有了这两千万周转,肯定能度过这次难关的。”爷爷楚国栋点了点头,说道:“楚萱,楚缘,楚菲,你们三个是我们楚家唯一符合条件的,现在楚家生死存亡的时候到了,你们谁愿意爲家族牺牲?”楚萱第一个站出来说道,“爷爷,我已经和俊泽订婚了,如果传出去的话,我这婚事就黄了。而且,我昨天刚来月事......爷爷,我很想爲家族牺牲,可惜身不由己啊......”馬上楚缘第二个站出来说道,“爷爷,我恐怕也不行,我前几天检查出来怀孕了,如果陪王总的话,孩子就保不住了。爷爷,我也很想爲家族做牺牲,可惜有心无力啊!”她们两个可憐兮兮的样子,用力地挤出两滴眼淚。说完,都同时把目光放在一旁的楚菲身上,眼神里流露出嘚瑟和快意。从小到大,她们都很妒忌楚菲,没有别的原因,就是楚菲比她们長得都漂亮,文化水平也比她们高。凡是她们先勾搭上的男人,在见了楚菲之后都會義无反顾地爱上楚菲。原本以爲像楚菲这样的绝色,最后肯定會嫁入豪门,荣华富贵享之不尽,结果没想到,楚菲居然招了一个上门女婿,而且这个上门女婿还是个窝囊废,可把她们乐壞了。现在好了,家族出现了巨大财政危机,银行也不肯借贷了,唯一愿意借钱的,就是那个又丑又胖的王总,你楚菲不是天香国色嘛,你来爲家族做牺牲好了。爷爷楚国栋望向了楚菲,眯着眼睛说道,“楚菲,家族生死存亡之际,你该不會也来月事,怀孕了吧?”丈母娘刘素红立刻走出来说道,“老爷!我们菲菲已经结婚了,过两天就是他们四周年的纪念日了。这要是被子铭知道了,會影响到他们夫妻感情的啊!”楚皓立刻不屑地说道,“就林子铭那个废物?被他知道了又怎么着,他只不过是个入赘的上门女婿而已。按我说,楚菲妹妹長得那么漂亮,跟着林子铭纯属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浪费!这陪了王总,万一得到王总赏识,跟着王总,不比跟着林子铭这个废物强上一百倍?”接着他假惺惺地说道,“我这是爲了楚菲好啊。大伙说是不是这个理?”“是是是......”“楚皓说的对,跟着王总比跟着林子铭那个废物好太多了。”“我们这都是爲了楚菲好,一举两得!”會议厅里一群人附和起来。作爲当事人的楚菲一言不语,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刘素红推了她一把,说道:“哎呀我的好女儿,你发什么呆呢,说句话啊,妈都快急死了。”楚菲把视线收回来,望向爷爷楚国栋,说出一句令所有人都惊讶的一句话,“我可以去陪王总......”

保定市阜平县史家寨乡槐场村原党支部

副书记刘振奎、原村委会副主任马殿亮涉嫌贪污罪

日前,保定市阜平县史家寨乡槐场村原党支部副书记刘振奎、原村委会副主任马殿亮涉嫌贪污一案,经保定市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莲池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向莲池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刘振奎、马殿亮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莲池区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刘振奎、马殿亮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伪造虚假申请材料,骗取易地搬迁扶贫款,非法占有公共财物,依法应当以贪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来源:保定新闻、保定检察

王芃早期电视讲话,现在看着多讽刺

黄初三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

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赋。其辞曰:

余从京域,言归东藩。背伊阙,越轘辕,经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倾,车殆马烦。尔乃税驾乎蘅皋,秣驷乎芝田,容与乎阳林,流眄乎洛川。于是精移神骇,忽焉思散。俯则末察,仰以殊观,睹一丽人,于岩之畔。乃援御者而告之曰:“尔有觌于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艳也!”御者对曰:“臣闻河洛之神,名曰宓妃。然则君王所见,无乃日乎?其状若何?臣愿闻之。”

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

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壤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余情悦其淑美兮,心振荡而不怡。无良媒以接欢兮,托微波而通辞。愿诚素之先达兮,解玉佩以要之。嗟佳人之信修,羌习礼而明诗。抗琼[王弟]以和予兮,指潜渊而为期。执眷眷之款实兮,惧斯灵之我欺。感交甫之弃言兮,怅犹豫而狐疑。收和颜而静志兮,申礼防以自持。

于是洛灵感焉,徙倚彷徨,神光离合,乍阴乍阳。竦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践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超长吟以永慕兮,声哀厉而弥长。

尔乃众灵杂遢,命俦啸侣,或戏清流,或翔神渚,或采明珠,或拾翠羽。从南湘之二妃,携汉滨之游女。叹匏瓜之无匹兮,咏牵牛之独处。扬轻袿之猗靡兮,翳修袖以延伫。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于是屏翳收风,川后静波。冯夷鸣鼓,女娲清歌。腾文鱼以警乘,鸣玉鸾以偕逝。六龙俨其齐首,载云车之容裔,鲸鲵踊而夹毂,水禽翔而为卫。

于是越北沚。过南冈,纡素领,回清阳,动朱唇以徐言,陈交接之大纲。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抗罗袂以掩涕兮,泪流襟之浪浪。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无微情以效爱兮,献江南之明。虽潜处于太阳,长寄心于君王。忽不悟其所舍,怅神宵而蔽光。

于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遗情想像,顾望怀愁。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浮长川而忘返,思绵绵督。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揽騑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

黄初三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赋。其辞曰:

余从京域,言归东藩。背伊阙,越轘辕,经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倾,车殆马烦。尔乃税驾乎蘅皋,秣驷乎芝田,容与乎阳林,流眄乎洛川。于是精移神骇,忽焉思散。俯则末察,仰以殊观,睹一丽人,于岩之畔。乃援御者而告之曰:“尔有觌于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艳也!”御者对曰:“臣闻河洛之神,名曰宓妃。然则君王所见,无乃日乎?其状若何?臣愿闻之。”

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

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壤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余情悦其淑美兮,心振荡而不怡。无良媒以接欢兮,托微波而通辞。愿诚素之先达兮,解玉佩以要之。嗟佳人之信修,羌习礼而明诗。抗琼[王弟]以和予兮,指潜渊而为期。执眷眷之款实兮,惧斯灵之我欺。感交甫之弃言兮,怅犹豫而狐疑。收和颜而静志兮,申礼防以自持。

于是洛灵感焉,徙倚彷徨,神光离合,乍阴乍阳。竦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践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超长吟以永慕兮,声哀厉而弥长。

尔乃众灵杂遢,命俦啸侣,或戏清流,或翔神渚,或采明珠,或拾翠羽。从南湘之二妃,携汉滨之游女。叹匏瓜之无匹兮,咏牵牛之独处。扬轻袿之猗靡兮,翳修袖以延伫。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于是屏翳收风,川后静波。冯夷鸣鼓,女娲清歌。腾文鱼以警乘,鸣玉鸾以偕逝。六龙俨其齐首,载云车之容裔,鲸鲵踊而夹毂,水禽翔而为卫。

于是越北沚。过南冈,纡素领,回清阳,动朱唇以徐言,陈交接之大纲。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抗罗袂以掩涕兮,泪流襟之浪浪。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无微情以效爱兮,献江南之明。虽潜处于太阳,长寄心于君王。忽不悟其所舍,怅神宵而蔽光。

于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遗情想像,顾望怀愁。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浮长川而忘返,思绵绵督。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揽騑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ydghm.com/zcmbyf/13003.html